但是,近年来我们看到的批评文章,却常常重视剧本探讨而轻视甚至忽略表演研究。特别是在对新创作剧目的研究上,讨论剧本本身的思想立意较多,对演员的表演着墨甚少。当戏曲评论脱离了表演本身,而片面的纠结在剧本上,就会将戏曲评论变成剧本评论。

剧目不是只呈现在案头文字就算成功,终究是应该立在舞台上,给观众欣赏的。观众欣赏的不仅是剧情本身,也不仅是现场的视觉冲击和听觉震撼,更重要的是演员所掌握的技术、演员独特的艺术特征、演员所呈现的艺术水准。

所以,戏曲评论还是应该围绕着表演本身而进行。完全脱离表演而进行的评论,客观上呈现出评论者对表演的陌生,对中国戏曲独有美学特征的疏离,对剧种特性、流派特征、演员水准的理解欠缺。(作者:李想,媒体工作者,《2018中国戏曲大会》总冠军。)原创内容,转载请联系后台

拿秦腔移植剧目《锁麟囊》为例,剧情自不必言,无论是程砚秋先生的演出,还是新凤霞的评剧版、韩俊卿的河北梆子版,乃至于连德志的豫剧版,剧情都脱不开翁偶虹先生的生花妙笔。仅在秦腔之中,就先后有苏凤丽和李君梅的不同版本。

况且,当下的新创作剧目,都是站在当下的时间节点上构思创意的。在“三并举”方针的指引下,无论是整理改编还是全新创作,立意和思想高度都鲜明正确,至多是剧本创作的手法、结构、遣词还有改进的空间,可以让评论者指摘出问题,从而获得提升。总体而言主题留给评论者的空间并不多。那么,评论者关注表演本身,应当具有更广阔的空间。

苏凤丽《锁麟囊》剧照

图片 1

而一些新创剧目的剧评尤其如此。在某杂志对某一新剧目的一组专题中,5篇文章都下大力气说剧本,而说演员唱腔和表演的加在一起只有一千多字。是写评论的人没有看过演出,还是他们觉得表演不值一提,甚或是他们根本看不懂演员之间的区别,原因不得而知。但读者只能得到片面的思想提升,而无法获得充盈丰沃的精神享受,读这样的评论文章一篇足矣,何必写的人费笔、印的人费纸、看的人费时间。

戏曲评论岂能只是剧本评论。剧本不是不重要。剧本作为一剧之本,在讲故事的同时传达思想、表明立场,是剧目的预设源头,是表演的依附本源,是整个戏曲传播过程中的前提和基础。但是,中国戏曲区别于世界其他演剧形式、区别于中国其他文化样态的根本,就是演员的表演,表演评论是戏曲评论中最重要而不可或缺环节。

在新创剧目排练过程中,导演手法很重要,会影响剧本思想的传播效果;在舞台呈现过程中,舞美灯光道具很重要,会带给观众不同的心理感受;唱腔设计和音乐配器很重要,观众可经由听觉获得美的享受。但不应该忽略演员本身的表演和演唱水平对观众的吸引力,这是观众欣赏剧目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图片 2

李君梅《锁麟囊》剧照

图片 3

图片 4

如果脱离了演员的表演来看,都是同一个故事,内容略有变动而已。但观众坐在剧场欣赏的时候,获得的是不同演员通过各自的艺术特征呈现出的不同审美感受,简言之,观众看的是“角儿”的动作表情,听的是“角儿”的演唱韵味。这种情况下,如果评论文章通篇围绕着剧本和剧情说事,读者就会觉得千篇一律的寡淡,而丝毫不能感受到演员的差异。

图片 5

图片 6

戏曲评论是个比较宽泛的说法,评价剧目也可,评价演员也可,评价舞美灯光也可,评价音乐唱腔也可,只要和戏曲沾点边,似乎都能套在这个专题之下。所以研究剧本的立意和思想情趣,或者研究演员的表演水平和唱腔特征,乃至于专门把戏曲观众作为研究对象,都无可厚非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